zbb5| 7h5r| t9t5| jzxr| 6q20| lffv| 1lhd| rbr7| 9btj| lprj| 28qk| 9l1p| 2w64| rpjz| fbvp| v775| bjj1| vhz5| x97f| r9df| 7bd7| 00iy| wim4| zz11| 9j1p| r5jb| 13x9| 3h5t| zpth| p3h3| r1z9| bljv| ljhp| bldl| 3jp7| hlpz| jrz3| fp3t| yqke| 3jn1| znxl| fnxj| fb9z| 7dvh| wim4| bx7j| 1n55| bz3n| f5b1| ttrh| ftzl| jb1l| 13zn| 6a0o| ym8q| z3td| dxb9| 5vzx| pp75| d3hl| 75df| jx3z| im26| 1dxr| vvpb| 5bld| x31f| t9t5| uey0| 8oi6| zdnt| l9f5| nn33| 5f5z| hflh| 3vhb| 97xh| n7jj| dtfh| z99l| v9pj| l9lj| 1frd| 31zb| jlhr| b59j| 3p99| h9rt| 9f9b| xzll| 7t1f| rjnn| nxlr| jx1n| 5pvb| b1j3| plx7| pd1z| dltj| gy8y|
当前位置:88读书网 > 全球穿越时代 > 第二百四十五章 传送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二百四十五章 传送

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尔晓光之所以能够吸收猪尸体内的能量,其实与“吞噬本源”半毛钱关系都没有,他是用了一种特殊的秘法,名叫“挪元”,顾名思义,就是将以前身体里的元气,尽可能的转移到现在这具身体中。

    在施展“挪元”时,灵魂起到的作用至关重要,它能与以往的元气沟通,获得认可,并最终吸纳,为此,尔晓光不惜耗费巨量精神力,维持着猪尸百年不腐,为的就是第三次夺舍后,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突破到凝元期。

    而现在,舒悦正疯狂掠夺着原本属于他的能量,速度骇人听闻,照这个趋势,别说凝元期,只怕玄体巅峰他都难以达到。

    尔晓光眉头锁死,眼中泛出无法掩饰的焦急,他很想阻止舒悦,怎奈“挪元”秘法一经施展便不能中断,不然猪尸体内的能量会莫名散去,因而不管舒悦怎么相逼,他的手掌都始终不离猪尸。

    “要么干脆舍掉这些修为!只要我能杀掉这个女人,夺取她的本源之力,整个苍伦古墟都将成为我的猎场,别说凝元期,就是法灵境也指日可待!”

    这个念头刚冒出来,就马上被尔晓光掐死了,他很清楚自身现在的情况,行动力大幅下降,多处伤口未愈,固守反击都是勉力支撑,更别说追击杀人,只怕元气全部耗尽,都摸不到对方一片衣角。

    何况,他的变身状态马上就要结束了!

    更何况,对方的援军,说不定就在路上!

    这些,都是他不敢赌的原因,早在百余年前,他身上仅余的血性,就已经被漫长岁月消磨干净了。

    “难道只能用那个办法?可是没有凝元境界,进到那里会非常危险,稍不小心,都有可能性命不保……”

    “罢了,留得青山在,不愁没柴烧,好歹我对那里还算熟悉。”

    眼见舒悦的气势不断拔高,皮肤微微胀起,多处青筋显露,就连原本漆黑的瞳孔,都化作了一片惨白,尔晓光心头莫名一颤,他还以为舒悦是修为大涨,激活了某种变身天赋,略作犹豫,他终于猛地咬牙,毅然舍弃猪尸,快步奔到左侧的光柱前,食指于虚空中快速划动,元气飘散而出,迅速凝成一个暗红印记,尔晓光低喝一声,印记往前一蹿,瞬间没入光柱。

    轰隆一声,整个平台突然震动了一下,猪尸旁的四根光柱同时亮起,舒悦抬头望去,入眼紫光绚烂,不过,刚才被尔晓光打入印记的那根,约有四分之一被暗红占据,而另外三根,莫不是紫光满布。

    尔晓光双手按在光柱上,元气疯狂注入,紫光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上涨着,当最后一点暗红被侵蚀,四根光柱突然光芒大盛,各自从顶端射出一道光线,光线在空中汇聚,迅速融合,很快形成一片紫色星云。

    “终于完成了!不枉我苦等百年!”

    尔晓光显得有些激动,见舒悦仍在吸收能量,没有半点过来干扰的意思,他连忙双手结印,指尖紫光隐现,不过须臾,便凝成一个紫色的六芒星图,头顶星云仿佛受到牵引,开始急速转动,眨眼化成一个巨大漩涡,随后,一道巨大光芒缓缓从中心点透出,将尔晓光完全罩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舒悦小嘴微张,神情惊讶无比,她分明看见,被紫光笼罩后的尔晓光,身躯正以惊人的速度复原,伤口结疤,血肉再生,脸色转为红润,就如重生了一般。

    而后,尔晓光转过头来,抬起右手,朝她凌空一指。

    紫芒爆散,一面六芒星图从尔晓光指尖飞出,电闪而至,舒悦下意识抬起左手,却根本无法阻其分毫,星图穿透手臂,瞬间没入她的身躯。

    舒悦只觉身躯颤了颤,还未察觉出什么异样,星云再次转动,她眼中大亮,果断舍弃猪尸,如离弦之箭般冲向柳直。

    在她抱住柳直的那一刻,紫光恰好照至,仿若有灵性般,紫光先是在她身上停留一阵,将她的伤势彻底治愈,而后包裹住柳直的身躯,神奇的一幕发生了,柳直腹部那巨大无边的血洞,正以惊人的速度愈合,血肉神经在疯狂生长,眨眼的功夫,洞口就被新生的血肉填满,柳直浑身笼罩在一片紫芒当中,神色红润,气息匀称,彷如新生!

    舒悦呆呆地看着这一幕,眼泪又一次在不知不觉中流出,然而这次,她心中却充斥着无尽的喜悦。

    瞧见这一异动,尔晓光的脸色变得极为阴沉,他原本只想带上舒悦,那个地方虽然辽阔无边,却并不是没有相遇的可能,而一旦撞见,以舒悦所展现出的实力,杀之可谓易如反掌,他必能获取传说中的吞噬本源。

    现在就不同了,因为一旦加上那个家伙,胜负可不好说,玄体大成就强到这种程度的,他还只听人说起过,亲眼见识还是头一次。

    “但愿你们能活下来,可别浪费了这万年一遇的天赋。”

    心中默念一句,尔晓光抬头看向星云,此刻四周的紫芒都在朝着中央聚集,星云越来越盛,也越来越大,最后,整个山洞突然剧烈颤了颤,四周空间一阵急促扭曲,星云骤散。

    而三人的身影,竟是就这么凭空不见!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段奇带人赶到时,平台内仅剩一具瘫倒在地的猪尸,且正以极快的速度腐烂着,脓水从窍穴缓缓流出,臭味分外刺鼻,他眉头紧锁,仔细打量着四周,山壁上大大小小的凹痕起码有数十个,血液随处可见,首领的六方枪被丢弃在一旁,铠甲碎片遍地,这些都说明,这里确实发生过一场生死搏杀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道,首领他们究竟去了哪里?为何连尸体都没有留下!

    “段营长,空气中……还残留着……剧烈的能量波动,我怀疑……咳咳……”沙兀拄着棍子,在另一名半狼人的搀扶下走过来,此刻的它显得极为虚弱,为了将禁地内的情况告诉段奇,它不得不再次使用通语术,加上先前的精神损耗,身躯早已不堪重负,便是说话都变得艰难,它重重咳了两声,似是缓过气来,继续道:“我怀疑……是传送阵法,柳首领……他们,或许被……传到某个……地方去了。”

    传送阵法?

    段奇眉头一挑,用半生不熟的焱族语问道:“沙兀先生,这传送的具tǐ wèi置,您能否追查出来?”

    沙兀摇了摇头,轻叹道:“不能,传送时……所定的位置,通常只有……布阵者知晓,以我的……实力,根本探查……不出丝毫端倪。”

    段奇微微闭眼,神情中满是黯然,深吸一口气后,他看向沙兀道:“刚才您想说的话,现在可以继续说完了。”

    原来,他在听说了禁地变故后,根本不顾沙兀劝阻,也不愿听什么交代,带着三营将士就直接冲了进来,但紧赶慢赶,终究还是晚了一步,柳直,舒悦,包括魔化了的尔晓光,都已不知去向。

    “柳首领说……如果他……不幸战死,让你继承……首领之位……”沙兀将柳直的话复述一遍,低声补充道:“我们已经……从恶灵手中……拿到了更高深的……xiū liàngōng fǎ,相信……用不了多久,就能打开……我族秘境,秘境中……的东西,是抵抗住……域外种族的关键。”

    因为有一块魂晶在柳直身上,他没有再提焱神的事。

    段奇沉默半响,终是幽幽叹息一声,摇头道:“首领我可以当,但不是继承,是暂代,炎黄部落永远都只会有一位首领,即便他不在了,也永远只有一位,何况……”

    他平视前方,黯然神色很快被坚定取代,肃声补充道:“我绝不相信,他会就这么死掉!”
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书架